首页 情书 阅读 奇闻 排行榜 故事 网名 句子 签名 说说 情感

深情缚全文阅读大结局,好看的小说推荐韩念薇顾宴周

时间:2024-01-28 05:20:28    人气:14

男子相貌威严不失英俊,美妇满目盈泪,气质温柔令人望之顿生好感。
这两人皆是神情焦急。
可看清这两人长相的瞬间,我浑身俱震,整个人都止不住发起抖来。

深情缚全文阅读大结局,好看的小说推荐韩念薇顾宴周

我不可置信地呢喃道:“爸爸,妈妈……”
难道……我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我想要大哭,想要扑过去抱住他们,却又近乡情怯,竟僵住一动不敢动。
我深怕这只是一场梦。
我做过太多太多次这样的梦。
下一瞬,妈妈却扑过来抱着我,那手臂用力,紧得我有些痛,却又如此真实。
她声音带着浓重哭腔:“我的心肝儿,你可算醒了,你知道娘这一月是如何过的吗?还有你爹也是,你再不醒来,我们都要活不下去了,我们以后再也不逼你了……”
我想要回抱住她的手骤然顿住。8
“娘?爹?”
这称呼一出,我这才注意到,两人穿的皆是昭朝服饰。
我垂眸看着自己光滑如玉的手,那可怖狰狞的伤痕早已消失殆尽。
这不是我的身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无数个疑问涌入我脑海,然跟在顾宴周身边多年来的经历又让我迅速冷静下来。

我故作头痛地扶着额,十分虚弱的模样。

“我是谁?我在哪儿?”
面前酷似我母亲的女人瞪大了眼,美目惊惶地看向一旁的男人。
“老爷,咱们娇娇儿这是怎么了?”
我心中一动,娇娇?是我现在这身体的名字?
那男人眼眶亦是微红,面色有几分愧疚。
他沉声安抚:“夫人莫急,娇娇重病昏睡一月,一时脑子混沌也情有可原。”
待那六神无主的女人神色一缓,他又看向我,语气温和:“你叫温如瑶,闺名娇娇,我叫温云海,是你父亲,旁边这是你母亲,沈凝眉。”
“你一月前坠湖感染风寒,昏迷了许久。”
温如瑶?韩念薇。
与我原来名字竟只有一字之差。
我快速汲取这些信息,面上却仍是一副难受至极的样子。
这时,丫鬟也将大夫请来。
大夫为我诊脉后,捋着胡子道:“高烧不退许久,小姐暂时什么都想不起来也属正常,能醒来已经是万幸。”
沈凝眉心疼不已:“娇娇,你快好好休养,待身体好了,慢慢就会想起来的。”
温云海见状,也道:“只要人醒了就好,夫人且放下心。”
两人又依依不舍地叮嘱了我几句,见我十分疲惫的模样,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我十分贪恋地看着那两张脸,像是真的回到了父母身边,想要片刻也不离开。
可仅剩的理智却将我强压住,还不是时候。
我闭目养神,分析着我现在的状况。
继穿越之后,我难道遇见了……重生?
我几乎要痛苦地哀嚎,老天爷,我这是什么体质?
一次不够,还要来二次吗?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丫鬟关切担忧的声音。
“小姐,先把药喝了再睡吧?”
我起身端过药碗,漆黑的药水中倒映出一张年轻的脸。
有些模糊,但却仍能看出与我原来的面容八九分相似。
我默了默,轻声问身边的丫鬟:“今年是何年月?”
刚才我装失忆时,丫鬟也在场,她毫无迟疑地回道:“小姐,今年是昭朝天祈三年。”
天祈三年!
我怔住,对我来说不过一朝梦醒,犹在昨日。
却原来距离我死亡,已经过去两年了!
距离我醒来,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我不动声色拿到了所有我想要的信息。
“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到底不算一无长进。”我低声呢喃。
丫鬟黄鹂好奇询问:“小姐,你在跟谁说话?”
我微笑着摇摇头,温声道:“黄鹂,有些起风了,去帮我拿件大氅好吗?”
黄鹂一呆,稚嫩脸蛋飘上些绯红,随后飞快地跑走了。
我听见她嘴里还嘟囔着:“小姐温柔起来原来是这样的……”
我无奈失笑。
黄鹂是个如名字一般活泼的小丫头,我许多事都是通过套她的话知晓。
我父亲温云海,江南最富庶之地扬州城中的首富。
我母亲沈凝眉,顾宴周朝五大望族之一的清河沈氏嫡长女。
而我,温如瑶,年方十八,名冠扬州城的首富家纨绔嫡女,宠得无法无天。
我下面还有个十五岁的弟弟是当世大儒季清臣老先生的关门弟子,正在清源山学习。
有我前世创建商会之名,本朝并无什么商人最低贱的说法。
因此温如瑶这身份,在扬州可以说是一等一的贵女。8
但想到我现在这个身体干的事,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脑海中只闪过四个大字——荒唐至极。
这身体的原主根本不是什么偶感风寒重病不醒,而是去逛南风馆惹出来的祸。
昭朝民风开放。
南风馆,谐音男风,顾名思义便是男子青楼。
这温如瑶不仅去逛,还一掷千金登上了那男花魁的画舫。
不知谁将这消息透露给了温云海,他急火攻心去抓人,这温如瑶听闻自家老爹来了,竟慌不择路跳船,捞上来后便重病一场,人都几乎没了。
难怪那天温如海看我隐有愧色。
我无奈至极,我一把年纪魂穿到一个小姑娘的身体就算了,还是个这般叛逆的孩子。
又想起梳妆台上那些五颜六色的脂粉,据说温如瑶最喜欢将那些东西往脸上抹,看来还是个朋克少女。
听说这温如瑶比之扬州城最纨绔的公子哥还要张扬跋扈,男女花魁不忌,皆与她是知己密友。
还因此得了个诨名——娇爷。
也不知道一脸威严正气的温云海和雍容端庄的沈凝眉是如何教育出这么一个孩子。
我实在是演不来这人设,便只能将我的一切异常归结为——重病一场时于迷迷糊糊中受了仙人指点,幡然悔悟,回头是岸,决定从此以后好好孝顺父母。
想到那两张与我前世父母一模一样的脸庞,我漂浮不定的心稍安,或许,这是命运给我的补偿?
江南与京城相隔千里,我和顾宴周也不会再有交集。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从今jsg往后,我便是这扬州的温家娇娇儿。
正想着,黄鹂小跑过来喜笑颜开:“小姐,公子回来了!”
哦?我目前唯一没见过的亲人,这身体的弟弟——温珩。
我刚踏进我的院中便听见一个带着少年音的男孩对着我问候:“听闻阿姐醒来我便向先生告假归家,阿姐可安好?”
我抬眸与他对视,他看见我神情微愣。
眼前的男孩端方有礼,气质更是如名字一般温润如玉。
虽年纪极小却已看得出长大后必又是个打马长街过,满楼红袖招的人物。
我忍不住再次感慨,温家基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养出了温如瑶这么个与全家气质格格不入的混世魔王。
我依然遵循着我的失忆人设,略带歉意地笑了笑。
“你便是阿珩吧?阿姐很好,让你担心了。”
黄鹂出去倒茶了,厅中只剩下我与他两人。
就在这时,小少年脸色一变凑近我打量片刻后冷冷开口:“听父亲说你失忆了?温如瑶你又在耍什么新花样?”
我笑意僵在脸上,满脑子问号。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温家两个孩子似乎都不太像正常人?
不是说温家女儿虽顽劣不堪,小儿子却是温和有礼,修养极佳吗?
就在我怔愣时,一道温柔声音解救了我:“阿珩就知道你阿姐,一回来连招呼都来不及跟我们打,便直奔这儿。”
又有个男声笑道:“夫人刚刚听闻不是还在说姐弟情深。”
是温云海沈凝眉夫妻来了。
然后我便亲眼着看温珩脸上冷凝一瞬散去,又带上温润笑意:“爹,娘。”
“是儿子的不对,娘亲莫怪,我也是关心阿姐。”
信息量过大,我一时间沉默,无言以对。
只能暗自感慨,在这个世界遇见的少年好像都有病,得防着点。
上一次穿越遇见的顾宴周带给我的惨痛教训还历历在目。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APP看全文<<<

友情提醒:如该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推荐阅读
宠妃王爷(王霜秋宁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宠妃王爷)宠妃王爷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宠妃王爷)
王霜秋宁祈(宠妃王爷)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王霜秋宁祈)宠妃王爷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宠妃王爷)
影帝发言(影帝发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影帝发言最新章节列表(影帝发言)
意意在意(段屿林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意意在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段屿林意最新章节列表(意意在意)
宠妃王爷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王霜秋宁祈)宠妃王爷最新章节列表(王霜秋宁祈)

联系我们 电脑版 我有建议 返回顶部

© 2012-2024 有心事树洞网

网站ICP备案号:鲁ICP备17000595号-2

有心事、有秘密就来有心事树洞网诉说吧!